第三百三十二章 谋定(上)


小说:重生之先声夺人  作者:吹个大气球9
  “曲江南都报最开始办报的初衷还是好的,想替老百姓说点他们没机会说的话,维护社会公平公正,也算是对地方舆论监督体系的一种补充。但是一件事做得久了,总是免不了要变质……”市府大院4号楼会议室内,丁少仪喝着品质不俗的茶,缓缓说着曲江南都报的前世今生。会议室里很安静,大家反正是在等人,干脆就当听故事。
  “大概从两三年前开始吧,曲江南都报换了领导后,他们报道的尺度和内容,就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有时候刊登的社会报道和评论,看起来都不像是在替老百姓说话,反倒是有种为了说话而说话,刻意唱反调,可以特立独行的感觉,观点也越来越偏激,好像每个星期不骂政府机关几句,就浑身不舒服一样。”丁少仪说到这里,又抿了一口茶。
  郑爱芬饶有兴趣地追问:“那他们这么弄,省里怎么不处理呢?”
  “不处理,当然有不处理的原因。”丁少仪把杯子放下来,翘了个斯文的二郎腿,面向郑爱芬道,“第一呢,是因为老百姓喜欢,报纸越骂政府机关,销量就越好,销量越好,社会影响力也就越大。这样一来,省宣传部要是管它,老百姓肯定就骂,说你政府控制舆论,防民之口,让国外知道了,又要拿这个当借口,说你中国搞言论管控,说你不自由,说你人权问题,闹大了,省里有关部门的领导,肯定是要担责任的,而且搞不好是大责任。”
  罗万洲听到这里,微微点头。
  中国的官不要当,尤其级别越高,要面临的问题就越复杂。
  一旦处理不好,轻责受处分,重则断送政治生涯。
  大家看似表面风光无限,但背后谁又不是如履薄冰。
  四十岁出头就做到副市长的罗万洲,对丁少仪的分析,发自骨子里的赞同。像《曲江南都报》这样的硬骨头,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,谁也不会去碰这个钉子的。
  这时丁少仪又继续道:“还有一点,现在国家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真要把它拿下了,这里头还涉及到那么多人吃饭的问题,还涉及到经济指标,这样一来,省里市里,分管这块业务的领导,就算嘴上同意,心里到底乐意不乐意,那也说不清楚,为了整治一家媒体企业,搞不好要得罪一大批领导,而且就算整治好了,成绩也是看不出来的,你总不能说,我因为处理了这个报社,所以老百姓对政府机关的辱骂率下降了百分之多少吧?这算哪门子成绩啊,是不是?”
  原本严肃的会议室里,这下的气氛终于好转了。
  众人被丁少仪说得忍不住发笑。
  梁艳红接话道:“所以这个报社,现在是动它不行,不动它呢,搞不好就像咱们今天这样,谁也不知道,自己哪天一觉睡醒,莫名其妙就中枪了。”
  “对咯,所以这件事,难就难在这里啊。”宫昌吉端起茶杯道,“你要是换了东瓯日报敢这么干,我今天晚上就跑杭城去告状给你看,可这家报社,真是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  “宫局,我们可是同一条战线的,你不要乱举例啊,东瓯日报哪天不拥护你们的领导了?你们天天开那么多会,可都是我们派人过去给你们义务做宣传的!”丁少仪笑道。
  宫昌吉喝了口茶:“开玩笑嘛,看你这么认真……”
  几个级别比较高的领导,逐渐把话聊开,心情稍微好转,便谈笑风生起来。
  这就苦了董希伯,既没有女性身份和家族背景撑腰,级别又够不上和领导吹牛打屁的分量,关键是他确实年纪大了,眼界也有限,根本跟不上丁少仪他们的思路。
  这样就只能一直憋着不说话,越是坐着,就越是浑身难受。
  连茶水喝干了,也不好意思让廖芳华给续一杯。
  好在,这样的尴尬持续的时间并不长。
  丁少仪刚说完《曲江南都报》的情况,不到两分钟,老林就推门走了进来。
  身边还带着他家的小豆丁。
  “叔叔好!阿姨好!”林淼进门先卖萌。
  丁少仪对他稀罕得很,马上走过去,把林淼抱在怀里,笑着说道:“淼淼,这么多叔叔阿姨,可都是特意为了你,大晚上跑过来开会呢!”
  呵呵,骗鬼呢……
  林淼心里一笑,不过嘴上还是很老实:“叔叔阿姨辛苦了!”
  “应该的,谁让你这么听话,叔叔阿姨都舍不得看你被人欺负呢!”丁少仪抱着林淼坐下来,顺手取下林淼背在背后的小书包,让林淼坐到她的腿上。
  老林跟丁少仪对了一眼,然后就走到罗万洲跟前,跟罗万洲紧紧握了下手。
  接着依次是宫昌吉、何超颖、梁艳红、郑爱芬,对董希伯,只是点了下头。
  招呼打完,老林落座。
  老董见到自己人,也总算放松了许多。
  这个会议室里,现在好歹有两个人的级别比他更低。
  安心了……
  廖芳华马上端来一杯热茶,放在老林跟前,笑着轻声喊了句:“林主任。”
  老林见到张雪茹的妈妈,略微有点惊讶,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,点头一笑,就揭了过去。
  “你们聊到哪里了?”老林问丁少仪道。
  丁少仪看老林一副淡定模样,不由露出一抹微笑,反问道:“你儿子出了这么大事情,我看你轻松得很嘛!”
  “那我还能怎么样,着急有什么用?现在关键是要想办法。”老林这话说得,和刚才在车里骂娘的那位,完全判若两人。
  罗万洲见老林这状态,心中暗暗点赞,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沉声道:“人都到齐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
  端茶倒水的廖芳华,马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。
  空旷的会议室里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,只有罗万洲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。
  “今天这份报纸,大家肯定也都看过了,我先说说我对这件事的看法。我觉得这件事,首先性质很严重,它是直接对我们东瓯市的教育环境,还有相关的管理部门提出了质疑,这个质疑不但是管理层面上的,不但是制度层面上,他甚至指的就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所有人,也包括我,存在严重的工作能力和作风问题。往小了说,它是在指责我们工作不力,往大了说,那就是说我们渎职,甚至是集体腐败!这个事情,我认为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它压下去,最多不能超过两天,最慢48小时之内,我希望这个问题就能得到妥善的解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