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4章 嗣同输了


小说:至尊蛊医  作者:乖乖的蜜蜂
  杨嗣同残余的攻击波,撞击在了李成身上,百不存一,但还是将他打退十几丈,肩头衣袍扯碎一缕;而李成的剑气凝聚不休,在杨嗣同毁灭众多之后,还有一丝顽强不已,在他脸上划出了一道细微的血线。
  下方,杨宽叹道:“还是嗣同族兄技高一筹。”但内心也是有了怀疑,两者相差一层境界,还打了个平手,如果李成修为再高一些的话,杨家结丹境一辈还有谁会是对手。
  “嗣同输了。”杨烈淡淡地说道:“看起来那小子惨一些,实际上却没有受任何伤,可嗣同却伤了,哪怕只流了一滴血,都是被他伤到了。”
  李成手臂低垂,每使用一次剑意雏形,调动周围天地灵气的变化,都会脱力一阵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还好杨嗣同被震住了,没有立即攻击,不然他的处境就会很艰难了。
  杨嗣同摸了摸脸上那道血线,突然笑出声来:“爽快。”之后紧盯李成:“我以为败给别人,会败在那些有名的天才手中,可是却没想到,输给了一个结丹境八重的小子,你,很厉害。”
  “承让。”能得到这位气性高傲的杨家人夸奖,不知是不是一种荣幸。
  “不过你别认为真打起来,我会败给你。”杨嗣同又道:“我的后手还有许多,不过一出现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与你切磋还不至于如此,免得有人背后嚼舌根。”
  李成笑笑:“如此说来,仰仗杨兄留手了。”
  这句话的语气不怎么对,杨嗣同等到走下了演武台才琢磨过来,这不就是说你太得意了么!你杨嗣同有后手,难道我就不能留一些绝招吗?
  如此一想,对李成兴趣更大了。
  杨嗣同走到了杨烈的身边,对着他说道:“族兄,此二人实力都不错,尤其是这个李成,我看便将他们留下来吧,当一等门客如何?”
  “他可以当一等门客,但是他不行。”杨烈指了指魏启,对方要比风轩还强,所以当一等门客是名副其实的,没有一点水分。可若是李成当不了一等门客,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杨嗣同也不明白自己这位族兄是何用意,难道看李成不顺眼吗?
  却听杨烈接着说道:“李成对吧,给他一个客卿长老当当吧。”
  此言一出,周围皆惊,也包括一些围观的分神境之人。
  想要成为杨家的客卿长老,需要达成三个条件,一是需要得到杨家高层的信任,二是需要对杨家有着杰出贡献,三也是必须的一个条件,得达到分神境,否则难以服众。
  第一个条件,以杨烈的身份担保,自是没有问题,可是后两个条件,李成没有一个达到,让他成为客卿长老,那简直是无稽之谈。
  如魏伯这般,实力地位都拥有,又和杨家有了长期的经济来往,也不过只能得一个客卿长老的身份罢了。
  “烈儿,此事不可行。”一位分神境的杨家族人走了过来,出声阻止:“他虽不错,可还没有到了让你违背家族规矩的地步。”
  杨烈看了对方一眼,道:“贵叔,有何不可?”
  “有我做着担保,我敢保证杨家上下没人敢有异议。”
  “但是……”贵叔犹豫:“身为客卿长老的三点,有你保证,也只能达到一点而已。”
  “谁说的?”杨烈轻疑一声:“成为客卿长老的第二个条件,我自会让他去办一件事情,完成之后,也就对我杨家有贡献了。至于第三个条件嘛?”杨烈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杨贵:“我觉得贵叔你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”
  李成咳嗽两声,这杨烈,做出这个决定就是将他放在火上烤,现在又说出了杨贵不如自己的话,那不是特意给他拉仇恨么!
  果不其然,杨贵看向了李成,虎目圆睁:“就他,一个结丹境八重也能和我比?”
  这真不是杨贵看不起李成,而是实话。他又不是那种最弱的分神境,没有灵器没有上好的功法,有着杨家资助,他什么也不缺。
  尤其他还浸淫多年,虽然还是处在分神境一重上,但是他的境界极为稳固,而且已经修炼出了武道之意雏形,或许不如李成的武道之意雏形更加完善,但他是一名分神境,在武道之意上的运用,怎么说也要比李成强吧。
  如杨嗣同说的绝招,他也见识过了,确实能对他产生威胁,十次之中最多只有第一次能胜他,第二次之后他已经有所了解,那就绝无可能了。
  李成这小子,就算有和杨嗣同等同厉害的绝招,也至多如此了吧。只要小心一点,他就会立于不败之地。
  “贵叔不信?”杨烈笑道:“我让他完成的那个任务,同时也是对他的一种校考,只要他能够完成,相信贵叔你一定不会说什么了。”之后嘴唇翕动,李成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  这就是分神境特有的手段之一了,传音。因为真元要比元气精纯、凝炼、高级太多,所以可塑性也很强,将要说的话以真元带出,压缩到极致,就可以传给想传的人了,除非实力高到一定程度,否则不可能窃听到传音者说了什么。
  杨贵的眉头由紧皱,慢慢变得舒展开来,之后有带有了一丝忧愁,绕有深意地望了一眼李成:“他能完成吗?”
  “完不完成有那么重要吗?”杨烈反问道:“即使失败了,除了杨家人,又有谁知道他?而且此子有可能身负大气运,成功了也说不定。”
  杨贵点点头,开口说道:“这一次,贵叔便依了你。”此话是让所有人都听到的。
  李成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,传音开口也只是修为不够,需要有个媒介来传递声音,再强一些的话,连口都不用开就能做到了,读懂唇语的人并不能知道在说什么。
  杨烈走到李成和魏启面前:“既然你们挑战过了嗣同族弟,从今日起,便成为我杨家门客了,如果想什么时候离开,只要报备一声即可,当然,若要不声不响地离去,我们也不会有任何追究。但是,关于从杨家得到的一些机密,却是不能泄露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