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章


小说:辽东之虎  作者:千年龙王l
  人生际遇世事无常,上辈子还是穷屌丝,对京城房价望而却步。现如今摇身一变,老子也成了开发商。看着西便门外一大片属于自己开发的商业住宅项目,李枭心里是感慨万千。
  原先的白云观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漂亮的联排别墅群。
  三层的房子顶层有一个巨大的露台,一楼的地方还有一个小院子。院门不用木头而是用铁栅栏,坚硬的钢铁被面条一样围成各种各样的图案。有动物,也有植物。栩栩如生,惟妙惟肖。
  黑漆漆的铁栅栏被刷上一层金漆之后,阳光下闪着金光,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。
  房子的外墙工人们正利用最后的时间帖瓷砖,白亮亮的瓷砖贴在墙上,比红砖绿瓦好看太多。看着就高端大气上档次!
  院墙只有一人高,上面连瓦片都没有。特地请人问过礼部,什么东西的违制的。礼部详细的规定,繁琐的让人吃惊。什么样的人房顶用什么样的瓦,屋里有几根柱子门上钉几个铜钉,都规定得清清楚楚,一个弄不好就会违制。
  老子现在整栋房子一片瓦都没用,礼部的主事看过之后,下巴都快掉到地上。活了半辈子,也没听说过谁家房子里面不用柱子,房顶不用瓦片还他娘的平顶。
  谁家大门用铁的,还是栅栏。监狱才用栅栏门,可人家这栅栏门就是好看,不管带着怎样挑毛病的心思,那大门看着就是值钱。
  超前的思维,让李枭完美的规避了礼部各种规制。新任礼部侍郎钱谦益看了,都没能挑出毛病来。
  想挑老子的毛病,再多几百年见识再说吧。
  小区的道路十分平坦,用的都是采石场下来的石头。手艺高超的工匠把不规则的石头挑合适的拼在一起,虽然不那么整齐,但怎么看怎么舒坦。
  道路两旁的小树已经种了两年,因为年年修剪,现在也就一米左右高。道路不整齐,小树却被修剪得横平竖直。走在路上,两边似乎有两堵绿色的墙。
  小区的空地上是一大片绿色的草坪,被修剪得只有三寸高。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绿色的地毯,走在上面宣腾腾的,像是踩在高档的波斯地毯上。
  隔不多远,就有一株香樟木。都是花大价钱引种过来的,这种树最是能驱蚊虫,小区里面大量种植。据说夏天的时候,工人们在草地上睡觉,都不会被蚊子咬。
  高大的围墙甚至隔绝了小贩们的叫卖声,小区气势磅礴的大门口,站着六名彪形大汉。小商贩们敢在门口叫卖,立刻就被请走谈话。鼻青脸肿的出来之后,门口就再也没有小贩乞丐一类的闲散人员。
  “那边那块地买下来,在那里兴建一个便宜房的店铺。要大一些,门类也要齐全。”李枭指着那边的一块空地说道。那片空地上破破烂烂的,好多房子似乎都被拆了。
  “已经买下来了,是魏良卿硬塞给咱们的。那块地原本是一片民房,魏良卿想在那里建一座别院。结果把人都撵走了,挖地基的时候挖出好几具尸体来。也不知道是谁埋下的!
  魏良卿嫌弃晦气,找别人又没人愿意接手。正巧咱们在这里盖房子,魏良卿就硬踹给咱们。”老陈福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  “我擦,让这王八蛋给坑了。不过也不要紧,这里建一座便宜房超市。咱们这房子里面住的又都是不差钱的主,将来超市的生意一定好。”虽然有种被坑了感觉,但仔细算账还是赚了。
  “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是坑,这片地总共一万两银子。老夫留了个心眼儿,先付给魏良卿一千两银子。剩下的三年之内还清!
  这才不过几个月,没想到魏忠贤就倒了。这一大片地,咱们实际上就是一千两银子买的。地契已经过户,一切手续上都没毛病。”老陈福狐狸一样的嘿嘿笑,李枭直翻白眼。
  想从这成了精的老家伙手里赚钱,的确是个技术活。
  门口那些刺龙画凤的都是什么人?李枭指着门口那些彪形大汉,一个个身上满是纹身。这天都开始凉了,还有光膀子的膀爷!
  跟黑涩会似的,实在太有损形象。老子要盖的是高尚社区,中央型CBD,是要讲口碑的。弄这么一群人来,纯粹是砸场子的。
  “大人您不知道,这四九城里面乱的很。虽然没人惹咱们,但一些小地痞混混闹点事情也是麻烦。没办法才用了这些人,都是闲散的市井泼皮,咱们用他们,给他们开些银钱,也算是给附近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情。
  自从用了他们之后,原先一些偷鸡摸狗的小混混都不见了。您看,那就是他们的头头。因为善使一把大刀,家里排行又是老五,人称大刀王五。”这些人明显是五爷找来的,估计平日里就是他的打手。
  “呦!又来一个五爷,让他过来。”李枭看着五爷笑了笑。他平日里混迹在京城打听各种小道消息,和三教九流打交道,不用这些人也不成。
  狗熊一样的汉子走到李枭里面前,看到李枭抱拳施礼。“王五见过大人。”
  “狗日的,眼睛擤鼻涕用的。这是咱们的大当家,还不大礼参拜。”五爷显然和这位大刀王五很熟,这家伙的地位和李枭差太多,根本没有给李枭抱拳的资格。
  李枭想说话,手被老陈福拉了一下。
  明白了,这王八蛋是在试探自己。都怪脑子里残存的平等观念,他娘的这是大明朝。老子不是保卫祖国的四有青年,现在老子是山东巡抚,高官的高官。
  “哦!王五参见大当家。”王五这家伙确实高大,跪在地上也跟李枭的胸口一般高。
  “既然端着我的饭碗,免不得说你几句。我不管你们以前干什么,到了我这里就要守我的规矩。
  不准仗着我的势欺负百姓,不准偷鸡摸狗,更不准打家劫舍坑蒙拐骗。如果我知道谁犯了,伸哪只爪子,就剁掉你们的哪只爪子。
  平时我不在京里,陈老给我看好了。有败坏我李枭名声的,杀!”
  这些年也是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,一个杀字说得森冷无比。王五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!
  从森冷的语气中,他丝毫不怀疑五爷以前说的那些话。别看大当家的年青,手上可有上万条人命。
  没有万把条人命,绝对没有这么浓烈的杀气。
  “诺!俺王五一定听大当家的话,听陈老的话。”王五说着就磕头。脑袋往地上“砰”“砰”的砸,听得人牙酸。
  李枭看了一眼陈福,所谓的黑涩会其实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混蛋。真正讲义气有担当的人,早就死于各种各样的帮派仇杀。
  真当黑涩会那么好混?
  眼前这个王五,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。可却也是一个看得清形势的家伙,刚刚还想着试探一下这个年青得不像话的少爷是不是纨绔。感觉到了森冷的杀气,立刻化身哈巴狗,就差去舔李枭的靴子。
  “给他们准备些衣服,黑色劲装就不错。只要上差的时候,衣服就得传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。有违反的,抽十鞭子。
  还有,那个露皮露肉的。给他浇两桶井水,免得热着。
  王五,你干好了这个差事。今后有你的好处,如果我听说你有想打这里住户的想法。你知道后果!”李枭拿脚扒拉一下王五的脑袋,继续去看工地去了。
  磕头虫没什么好尊敬的,只是一个想吃口安生饭的混混而已。
  “这样的混混你可得看好了,别脑出事情来。”李枭这话是对五爷说的,眼睛却看着老陈福。
  “大当家,其实您不知道。王五他们很珍惜这份差事!
  别看混混平日里耀武扬威的,可没人瞧得起他们。好人家防他们都跟防贼似的,好人家的闺女谁肯嫁给他们。
  平日里过日子,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没个正经营生。都是大老爷们儿的,活得人憎狗厌的滋味儿不好受。
  现在到了咱们这里听差,每月都有薪俸银子。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正经差事,比以前那种日子强多了。
  再说,咱们这又不打不杀的。自然也不用他们卖命,这差事怕事满四九城的混混都抢着来干。现在谁砸了这个饭碗,王五就能要了他的命。”
  李枭点了点头,五爷说得有道理。谁不喜欢过安生富足的日子,谁喜欢活得跟个炮仗似的,天天在街上跟人打架。
  “这房子是竣工了,可发卖却是麻烦事情。现在朝廷里面的官儿,都有些敌视咱们。有些人更是暗地里放出风声来,谁敢买咱家的房子就收拾谁。
  那些有钱的富户们虽然都喜欢这里,可好多都不敢入手。您看……!”
  “那天我进宫的时候,已经和万岁谈过。魏忠贤的份子,现在给了皇帝。既然合伙做生意,自然不能白拿钱。
  你请戏班子,搭个大台子在这门口唱上三天大戏。再跟王承恩说一声,让他来听戏。”
  “他会来?”王承恩可是皇帝的贴身太监,他的一举一动可都是朝野关注的重点。
  “放心,他会来的。”李枭很笃定。
  这些年大兴土木,内帑已经让朱由校霍霍得差不多了。朱由检这个新皇帝,实际上非常穷。自己想办法给他找银子,他没理由不配合一下。
  只要让所有人知道,这里有皇帝的份子。没人再敢找这里的麻烦!
  李枭带着陈福和五爷刚刚走了一半儿,忽然间看到一个特务连的军卒带着一个小内侍急急赶了过来。
  “巡抚大人,万岁有旨,宣您赶快进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