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毒计与变故


小说:征战乐园  作者:黑心的大白
  严格意义上讲,王维现在麾下的势力不弱,雄踞一州一郡之地绝对是绰绰有余——但再多,王维就力所不及了。
  刘辩,二袁,曹操,甚至荆州的刘表——这些人没一个好惹的主。没了曹操,王维极容易被别人大鱼吃小鱼生生吞入肚中……
  王维以给曹老板打工为代价,扯起了曹老板的虎皮给自己当挡箭牌……
  所以暂时看来,与曹老板闹掰并不符合王维的利益。
  眼见王维拒绝了自己的提议,陈宫也不恼火,他思考着,又扭头看了看王维,最后说出这样一句话来。
  “那这样……你当大将军,曹阿瞒当丞相,如此你以为如何?”
  王维思索着,片刻,他紧锁着眉头,轻轻点了点头。
  “这只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说实话,这主意并不算太好……不过,如果咱们能这样做,我觉得与我而言可能更有利一些。”
  王维边想边说,不多时,便掏出来一套较为粗糙的计划,听罢,陈宫亦是点了点头。
  “可以,这事情我会帮你,但作为回报,你也要帮我们……待长安事了,你要出兵助我和奉先夺取并州。”
  “这个并州牧,我们要定了!”
  王维二话不说,直接点头应了下来——截了天子之后,一个州牧仅仅只是一件小事儿罢了……
  ……
  收编俘虏,清点战损,整理物资……
  这一切都不是什么轻松地工作,更何况王维等人还需要攻下李傕郭汜在不远处建立的营垒,总而言之,直到一切办妥之后,时间已经来到了第四天清晨。
  再三向满宠确定了一切事情已经处理完毕,王维下令大军出发,直抵长安!
  一战过后,李傕郭汜二人损兵折将,更被打没了锐气,他们龟缩在长安死活不愿再次出城,这倒是给王维减少了不少麻烦。
  直到王维率领大军抵达长安城外不远处安营扎寨,他也没见李傕郭汜放个屁出来。
  王维所不知道的是,现在,李傕郭汜正陷入了“内乱之中”。
  内乱的原因,在于观点不和。
  “我以为我们应该撤离长安,回到西凉,然后咱们解散军队。李傕你想啊,现在张济樊稠都没了,咱们的兵马也死的死,逃的逃,那王维就驻扎在城外,眼看着就要攻打长安。这咱们也打不过啊……要我说,咱俩这一阵搜刮的财物,足够咱们在西凉享尽荣华富贵,咱拿着钱低调一点儿,一天天好酒好菜美姬歌舞的,这日子也挺舒服。”
  这郭汜想得倒是挺美——在长安这两年这兄弟俩发了大财,现在眼看着要完,郭汜的光棍作风犯了,就准备跑回西凉当个土财主……
  他甚至连军队都不想要了。
  他也不想想,就西凉那穷乡僻壤的,有钱你也不见得有地方花,还平白惹人觊觎……
  而李傕,显然比郭汜有主意的多。
  听着郭汜的屁话,李傕面无表情,心中却蓦地升起一阵憋闷。
  本来自己这个“地下皇帝”当得好好地,你王维吕布又跑回来得瑟了一圈,你们把老子拉下了马,那好!老子也不让你们好过!
  这般想着,李傕狠狠咬了咬牙,他看着郭汜,一句让郭汜魂飞魄散的话便从李傕口中传出。
  “这吕布和王维不就是想要天子么?妈了个巴子的!老子现在还活着!这些人在那做什么春秋大梦!郭阿多,我有一计!可退王吕二人的大军!”
  “何计?”
  “咱们抄了老刘家九族!他王维吕布不是想要天子么?那好!天子就在我手里,要么你们就退兵,要么,待你们攻入宫闱之时,便是刘氏一族的死期!”
  以天子为要挟,逼迫王维吕布退兵——这主意说不上差,一旦李傕郭汜这么做了,王维肯定麻爪……
  活天子那是天子,死天子啥也不是!更何况要是刘协真死了,那刘辩保不成就成真天子了——那个时候,这世界上的所有诸侯可就有乐子了……
  看着李傕咬牙切齿的模样,郭汜也被吓得一个激灵——这李傕的法子当真是狠到了极致!
  那可是天子……你说杀就杀……你把古代流传下来的礼仪教化都当饭吃了?
  刚开始,郭汜还回不过来弯来,直到李傕用力拍了拍郭汜的肩膀,眯着眼睛小声说道。
  “郭阿多,局面都这样了,如果咱们横竖都是死的话,那不妨就把事情搞得更大一点儿!咱们留不下千古美名,至少也要遗臭万年你说对不?”
  “嘶……”
  郭汜倒吸口凉气,他看着李傕,喃喃说道。
  “咱就直接走不行么?”
  李傕登时横了郭汜一眼,将郭汜的小地主心态打消的一干二净。
  ……
  李傕郭汜这俩小混混的行动能力也是够强的,李傕拍了板,两人立刻起身入宫面见天子——说是面见,其实就是大摇大摆的走向天子居住的宫殿,一路上甲士开道,也不说先通禀一声,完全把皇家的脸面踩在脚底又狠狠碾上了好几圈。
  伴随着“砰”的一声,宫殿大门被推开,然而入目处,除了战战兢兢的宫女太监,丝毫不见天子的踪影。
  一开始,李傕郭汜不以为意,只当天子在别的地方,李傕拽过一人大声问道。
  “天子呢?”
  被拽住的小太监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门外。
  “将军,今天一大早,那贾诩贾文和便带着天子出宫了。”
  “啥?”
  李傕郭汜当时就懵了,他们面面相觑着,却听小太监又一次开口道。
  “那个,贾先生还说,这是您两位的命令……”
  “他们现在在哪儿?”
  这李傕也是真蒙圈了才会问出这等弱智问题——天子的去向,又是一个小太监能知道的么?
  眼看着手中的小太监喃喃说不出话来,李傕只感觉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里,心中最后一丝希望,让李傕发出了一条命令。
  “去,快去贾诩家里找他,让他过来见我……”
  约半个时辰之后,亲兵带来了消息。
  “将军,贾诩府里没人……两日之前,贾诩便带着家眷离开了长安……”
  “谁放走的?谁让你们放跑了贾诩的?”
  眼看着李傕大发雷霆,亲兵讷讷不敢言。
  但他心里的确有句P一定要讲:“你俩出去打仗不在长安,谁还敢拦贾诩?想吃毒药了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