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过年了


小说:全球财富  作者:司马白衫
  “找点空闲,找点时间,领着孩子,常回家看看,带上笑容,带上祝愿,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,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,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……”
  1999年的春节如期来到,作为报社的新人,今年轮到他值班。社里提前给值班的编辑、记者准备了年夜饭,都是一帮年轻人,大家看着电视吃着小吃喝着小酒好不热闹。
  上海宁过年,与北方过年一样,过的都是期盼,过的都是希望,过的同样是全家人除夕夜在灶头间的忙碌,是夜色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是拉着兔子灯和西瓜灯在大街小巷里的欢笑,当然,还有最让小囡小嫚期待的好吃的年货……
  几十年如一日,无论南方还是北方,中国人对年的重视从未消减……
  秦湾胶水市云梦山上的那个小山村,依然是此时彭渤最为牵挂的地方,这个时候,全村都会燃起鞭炮,点上蜡烛,在祖宗的老影和牌位前上香,叩头……
  给家里打了电话,彭渤这才拿起这一年收集的名片,挨个打电话拜年,中房协的领导、徐永茂、任志强、陈松圃、冯婉眉、花姐、陆庚申……大年三十晚上给人家打电话拜年,从时间上来讲是最早的,这时候没有几人拜年,会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。
  果然,接听电话的人个个都是如沐春风,同样也送给彭渤许多祝福,可是电话还没有打完,走廊上就有人喊道,“彭渤,有人找。”
  大年三十,谁会来找自己?
  彭渤拉开办公室的门,海茵薇与吴千语正联袂笑着走过来,吴千语的手里还提留着两个饭盒。
  一瞬间,彭渤着实感动了,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城市,此时,还有人惦记着你,这种感觉真好。
  “过年好。”彭渤笑着拱手道。
  “过年好。”海茵薇同样学着他的样子,笑着也拱起了手。
  吴千语没有说话,神情却有些不安,“你们这里有年夜饭啊,我还以为……”
  “你还以我饿着肚子值班,那样我们的鲍总编自己就吃不下年夜饭。”彭渤接过她手里的饭盒,却着实有些感动,这个傻囡囡,大晚上打出租横跨几个区就为给自己送年夜饭,虽然此时他已吃饱,但仍是夸张地打开饭盒,招呼着海茵薇,“正好我也饿了,一块吃。”
  饭盒里的菜很精致,四喜烤麸,葱油海蜇皮、红烧肉、清炒虾仁……等沪海的年夜菜,整整齐齐码在食盒里,最旁边是几个百叶包。
  看着彭渤饕餮而食的样子,吴千语这才高兴起来,海茵薇则连连竖起大拇指。
  彭渤拉开抽屉,拿出两个红包,“喏,压岁钱。”
  海茵薇看看吴千语,“那谢谢榜爷了。”吴千语也笑着接过来,“我怎么感觉我还是个孩子。”
  “那就永远做一个孩子,永远长不大才最好。”彭渤拿起桌上的像机,“来,站好,对,站到窗前那个福字边上,我给你们照像。”
  海茵薇与吴千语笑着走过去,窗外烟花璀璨,映亮了夜空,彭渤也快速按下快门。
  “明天早上,我再送汤圆过来。”吴千语看看海茵薇,“我们一起吃。”沪海人大年初一吃汤圆就象北方人凌晨吃饺子一样,可是在他的家乡云梦山,初一的饺子都是刚过十二点就吃,那个时候,整座云梦山上,到处是鞭炮声,到处是硝烟味,到处是给去世的老人烧黄纸的味道,混杂着饺子的香味,这是彭渤记忆深处最原始的年味。
  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了,隐隐也能听到龙华寺祈福的钟声,此时全国各地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。
  海茵薇、吴千语与社里的同事们打着扑克,不知不觉又到了难忘今宵的时候。
  ……
  彭渤买的是上午八点的机票,一路上,从报社到机场,他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。
  徐世潭、同事、师傅家的孩子、孙宏斌、王建林、冯伦、颜宁、陆雨森、花姐、赵惟、李冰冰……甚至花旗的约瑟夫、微软的李开夫、唐俊、住友的渡边晋雄、欧菲雅的盖保罗……都打来了电话。
  这个时候,也少不了福布斯的劳里米纳德,“彭渤老铁,新年快乐。”这个米国人,隔着万里以外的太平洋,用不熟练的中文笑着祝福。
  “新年快乐,劳里老铁,什么时候到中国,正月十五,带你去看豫园的灯会。”彭渤很是兴奋,出租车司机则不断地回头看着这个年轻人,这一路就没消停过,全是什么总啊,还有什么长啊,不时还飙几句英语,这人受得了,手机也受了啊。
  “我会来的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劳里米纳德又说英文了,“你就准备好吧,我想豫园的灯会一定很漂亮,噢,我记得了,就是克林顿去过的地方……”
  挂断劳里米纳德的电话,手机还是一直不断在响,电池渐渐没电了,彭渤只能换了一块电池,过了安检通道进了侯机室,电话的节奏才慢了下来。
  突然,一个熟悉的电话让他的嗓子眼一跳,他下意识看看周围的人,却没有看到那个冬瓜一样的身影。
  “嘿,过年好,丁总。”丁冬的电话,彭渤此时听起来很是别扭,接打了几百个电话,这是惟一一个让他感觉到不爽的电话。
  “过年好,彭总,给您拜年了,祝您兔年发大财,行好运……”
  “也祝你发财……”彭渤此时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里干干的。
  “都发财,都发财,”丁冬笑道,“明年我们一起再合作一把……”
  噗——
  一口水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,彭渤只能尴尬地笑着,听着丁冬对明年的憧憬。
  可是这仍没完,直到上飞机关掉电话,电话才告一段落,可是下了飞机打开手机,李苒、何西、任湘军的电话就又打进来,还有家乡一些同学,初二就已经开始作局聚会,问他什么时候到家,直接赶到秦湾参加同学聚会。
  可是此时彭渤的心早已飞回那个山村,谢绝了邀约,他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,“过年好,麻烦师父,云梦山。”
  “好来。”司机师傅接过一张百元大钞,立马笑起来,“您过年好,我们这就走。”
  手机又一次响起来,彭渤漫不经心地拿起来,他心里只觉一亮,那个期盼多日的电话终于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