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七百四十九章 时辰已到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天降我才必有用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    曹诚光向张弛挥手,示意他把自己从里面放出去,张弛指了指里面让他原地等待,老曹明明可以遁地非得要自己消耗火力值,张大仙人这一路走来出力不小,体内火力值损耗甚巨,还没来得及恢复呢,而且两个人在监狱里面走目标太大。


    曹诚光乐得躲在里面休息,舞枪弄剑的暴力行为还是让年轻人去干吧,自己更适合高技术含量的工作。


    伴随着监斩官的一声时辰已到,行刑开始,十三颗头颅被公开砍了下去,整个行刑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一丁点的干扰,张弛最担心的劫法场的状况始终没有发生。这就能够推断出,老孙头和小红樱已经见了面,制止了他们的营救行动。


    张弛皱了皱眉头,如此说来,老孙头很可能没找到小红樱,当然也不排除他们见面之后,变卦不肯释放黄飞虹的可能。


    此时看到黄飞雪从人群中挤了过来,来到他们的身边,他们预先约好了在喷泉池相见,张弛伸手将黄飞雪从下面拉了上来,黄飞雪趴在他耳边小声道:“还没有夫人获释的消息。”


    张弛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。


    曹诚光道:“这十三个替死鬼是什么人?”


    张弛道:“兵不厌诈。”


    曹诚光低声道:“玛德,弄虚作假真有一套,这里好人也不多。”


    张弛和曹诚光选在喷泉旁边站着,距离问斩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,看到囚车从监狱的方向缓缓驶来,果然有十三个囚犯,他们的头上都带着黑色的头罩,看不清本来的面目。


    任何时候,任何地方都不缺看客,风暴城还是以山蛮氏居多,听说问斩得是重目氏,他们都乐得看热闹。
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间已经到了九点半,张弛和曹诚光去了市民广场,那里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,在风暴城压抑的氛围下,甚至连杀孟非非说不可人都成为了百姓们的娱乐项目。


    张弛道:“重目氏人注重诚信,老孙头既然答应了就应该不会反悔。”


    曹诚光见他不说话,又道:“如果重目氏人不肯放黄飞虹怎么办?”


    张弛看了看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,如果十点前黄飞虹能够获释,就证明老孙头找到了小红樱,否则真有这种可能。


    曹诚光低声道:“你说,那个老孙头会不会找不到小红樱?如果他们在问斩之前没有见面,小红樱就不知道她爷爷获救的消息,会不会孤注一掷前往市民广场展开营救?”


    张弛心中有些纳闷,明明他们已经将被关押的重目氏人救出,为何还会有公开问斩的事情发生?这肯定是假消息,可独北峰散布假消息的目的何在?应该是想利用这件事将想要营救重目氏的人引入圈套。


    芝兰看到张弛他们回来也感到欣慰,在她心中也将张弛当成了救星,她刚刚去外面打探了一些消息,听说那十三个重目氏人还要在十点公开问斩。


    黄飞雪和这对老年夫妇关系很好,他们都将她当孙女儿看待,所以外面局势紧张的时候,黄飞雪首选的落脚地就在这里,除了她之外,芝兰也已经在这里了,她们目前都不敢回府,孟非非说不可黄飞虹一天没有回来,事情就无法明朗,独北峰已经有霸占黄府财富的意思,她们也属于黄府的私产。


    明福客栈也回不去了,黄飞雪带着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座民宅,这里住着一对山蛮氏的老年夫妇,两人过去都在黄府做过事,年龄大了就主动提出离开,黄飞虹给了他们一些钱还送了他们一套民宅,给他们脱了奴籍。


    他们一起回到了明福客栈,在门口也看到黑甲军出没,看来独北峰已经做好了全面应对的措施。重目人越狱的消息至今没有半点风声透出来,张弛有些奇怪,按理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没理由还没有被发现,最大的可能就是独北峰方面故意封锁了消息。


    张弛悄悄向黄飞雪走了过去,伸手揽住她的纤腰,黄飞雪吓了一跳,看到是张弛,这才欣喜的垂下头去。


    张弛正在担心黄飞雪的时候,发现黄飞雪也穿着黑色斗篷站在人群中观望,她预感到形势不妙,提前就离开了。


    来到黄家大宅外面,看到黑甲军已经将这里围住,张弛意识到有些不妙,和曹诚光两人在围观的人群中站着,听着路人窃窃私语,却是独北峰派来了他的亲信副将李崇信,说是要调查黄飞虹失踪事件,其实真正的用意是要做好补救措施,如果黄飞虹发生了意外,随时做好接管拜月商团财富的准备。


    重新来到外面的时候,西方灵光交相辉映,又到了日夜分界之时,他们先回客栈沐浴更衣,将营救时穿得衣物全都销毁,然后才去了黄家大宅。


    两人沿着原路返回,谨慎起见曹诚光先去探路,发现他们进入的那间民宅已经被人封锁,应该是重目氏的藏身地点被发现了,不过这也难不住曹诚光,找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带着张弛从地下钻了出来。


    曹诚光道:“楚沧海就不是什么好人,相信我,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。”


    张弛想起了小红樱,不知楚江河跟着他们走是不是有小红樱的原因,他笑道:“他是通缉犯,咱们是有通行证的人,带着他岂不是要东躲西藏,还有你有本事帮他解开被封的灵脉吗?”


    曹诚光嘿嘿笑道:“放着咱们两人在这里不跟着一起走,偏偏去了重目氏的窝点,分明是躲着咱们,如果不是对你不服气就是另有盘算。”


    张弛道:“老曹,不挑事心里不舒服是不是?”


    目送楚江河跟着一群重目氏人匆匆离去的背影,曹诚光禁不住冷笑道:“楚江河这小子对你不服气呢。”


    张弛告诉楚江河过几天要去冷山高原的事情,和他约定了城外见面的时间。


    张弛将楚江河叫到一边,询问他有没有见到白小米,楚江河摇了摇头,他和白小米没有落在同一个地方,他比较倒霉,出来的时候就在风暴城,正遇到一群黑甲武士巡视,就直接把还没有来及恢复的他给抓了,来到幽冥墟的这些天一直都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面呆着。张弛来这里之前,他已经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准备。


    老孙头点了点头道:“放心,我有办法送你出城。”


    楚江河道:“没问题,我跟你走。”他向张弛和曹诚光笑了笑道:“我现在就算跟你们上去也无法光明正大地出城,我还是跟着孙大爷一起。”


    张弛心中一怔,这老头让楚江河跟他一起走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玄机?


    老孙头看了楚江河一眼:“回灵丹只有一颗,想要解开灵脉必须用金针通脉,不过老朽现在手头并无工具,不知楚公子是否愿意和我同行?”


    张弛道:“孙先生,还有一件事,我朋友也被封了灵脉,能否帮忙解开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归心似箭,恨不能马上去找到孙女劝阻他们继续营救计划,他向张弛保证道:“张公子放心,我找到小红樱,一定让她马上放了黄飞虹,告辞!”


    老孙头一听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,如果不是张弛将他们救了出来,孙女小红樱肯定要率领族人冒险,独北峰冷血残忍,根本不会和他们谈判,更不用说拿他们去交换黄飞虹,到时候非但他们要死,连小红樱他们也难以幸免。


    张弛道:“孙先生,我有一件事劳烦您去做。”他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。


    老孙头率领族人向张弛和曹诚光行礼,再次表达对他们救命之恩的谢意,老孙头道:”大恩不言谢,以后只要两位义士用得上我们的地方,我们重目氏必竭尽全力。”


    离开冰洞进入了地下水道,老孙头松了一口气,只要进入了这里就等于基本获得了自由。


    见到那长达五十多米的冰洞,老孙头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他虽然懂得土遁懂得穿墙,可对金属对冰一点办法都没有,曹诚光也不解释,俨然把张弛的功劳全都算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
    进入冰洞之前还要通过二十米的土层,老孙头的穿墙术就派不上用场了,他和曹诚光两人利用土遁之术,将十一人依次搬运了出去。


    张弛打断了两人的专业互吹,提醒他们尽快离开。


    曹诚光脸皮够厚,这跟他可毫无关系,嘴上却道:“雕虫小技何足挂齿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道:“我能力的上限是十米,如果这基石城再厚一点我就没有办法了。”他望着钢板上被熔出的洞口,赞叹道:“这么厚的钢板,我无能为力,先生真神人也。”


    曹诚光向老孙头竖起了拇指道:“厉害,这样的穿墙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最后一个从牢房中跳了下来,落地之后,头顶那个洞口越转越慢,很快就恢复了原状。


    先行一步的曹诚光站在地底望着那个旋转的洞口目瞪口呆,老孙头果然有些本事,如果是自己带那么多人出来,肯定是利用土遁一个一个地往外带,人家老孙头的方法省时省力。


    重目氏一个个从那洞口跳了下去,张弛让楚江河先跳,然后随后跳了下去。


    众人目光所及地面开始扭曲变形,然后那部分开始缓缓转动,随着旋转,地面上竟出现了一个如烟雾般的洞口,老孙头道:”好了,你们跳下去就是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他焉能看不出曹诚光的用意,点了点头,双手环抱。


    张弛暗叹曹诚光狡诈,这不是给老孙头出难题吗?一个人将那么多人带下去可不容易,不过转念一想,这里有那么多重目氏,他们一个个都是钻墙挖洞的好手。


    曹诚光存心想见识见识他的本领,笑道:“我先行一步,劳烦老哥哥将他们带下去。”他说完之后,身体原地旋转,瞬间无影无踪。


    老孙头在恩人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低声孟非非说不可道:“略懂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知道曹诚光也是来营救他的,赶紧向曹诚光行礼,曹诚光道:“这位老哥也懂得土遁之术?”


    众人在张弛的引领下来到曹诚光所在的囚室,发现囚室的铁门敞开着,却是曹诚光在这会儿功夫将门锁给撬开了。


    楚江河见到老孙头也按照当地的礼仪向他行礼,老孙头还了一礼,看出楚江河也是灵脉被封。


    老孙头恢复很快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灵能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,他和张弛分别去其他几间囚室将剩下的九名族人救出,原本被抓得是十三个,有三人因为熬不住毒打已经死了。


    张弛道:“赶紧走吧,再迟就来不及了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点了点头,他手指探入嘴里,取下一颗假牙,拧开假牙,分成两部分,里面藏着一颗绿豆大小的紫色药丸,他将药丸咽了下去,低声道:“我们都被封住了灵脉,这是回灵丹,可以帮助我迅速恢复灵能。”


    张弛道:“有什么话回头再说,先把你们全都带出去。”


    老孙头被吊得太久,身体根本站不住,扶着墙壁才堪堪没有倒在地上,压低声音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
    张弛道:“老爷子,久违了!”他把老孙头放下来。


    张弛拉开铁栅栏,从扩开的空隙钻了进去,来到老孙头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耷拉着脑袋已经睡着的老孙头迷迷瞪瞪睁开了双眼,看到眼前的张弛,正想说话,嘴巴被张弛先给捂住了。


    张弛找到了十二号囚室,看到里面老孙头被铁链子吊在半空中,估计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他借土遁走,其实监狱的地面都是钢板,就算把老孙头扔在地上他也逃不掉孟非非说不可。


    张弛点了点头道:“你等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


    楚江河道:“我被封住了灵脉,如果能够帮我解封,我马上就能恢复。”


    张弛打量了一下他道:“还走得动吗?”


    楚江河听他这么问马上就明白了,原来张弛不是过来救自己的,只是凑巧发现了自己被关在这里,也算是走运,他指了指里面道:“我见到孙大爷了,就被带到了里面,应该是十二号囚室。”


    张弛低声道:“知不知道老孙头他们在什么地方?”


    楚江河心中庆幸之极,本以为要窝窝囊囊地死在监狱里,想不到来了个大救星。


    张弛看了看他的手铐脚镣都是普通的钢铁,张弛大可以轻松将钢铁熔化,不过这样一来楚江河的手足只怕也要被烤熟了,张弛找出钥匙帮助楚江河打开手铐脚镣。


    楚江河低声道:“我被人封住了灵脉,无法吸收灵气也无法运用灵能。”


    张弛从狱卒身上找到的钥匙并不是用来打开囚室的,他双手抓住铁栅栏,用力一拉,将铁栅栏拉弯,自如进入了囚室之中。


    张大仙人心说我真不知道你在这里,楚江河和他们一起进入传送门,看来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。


    看到张弛,楚江河激动得差点没有叫出声来,深深吸了口气,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,低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
    楚江河听到张弛的声音,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的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,原来他被手铐脚镣困住。


    张弛低声道:“楚江河!”


    楚江河被灯光照亮面孔,终于忍不住睁开了双眼,抱怨道:“照什么照?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


    张弛举着灯笼挨个囚室中去看,经过一间囚室的时候,发现里面一个人身形有些眼熟,张弛举起灯笼照亮那人的面孔,惊喜地发现被关在囚室中的竟然是楚江河。


    囚室内的囚犯大都在休息,他们已经习惯了狱卒巡视,即便是没有睡着的,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。


    挑着灯笼大摇大摆向里面走去,北荒虽然没有白天,可也有日夜之分,现在正是所有人休息的时候,当值的狱卒不多,监狱的防守和主要关注都在外面,谁也不会想到防线会从内部攻破。


    张弛沿着监狱的通道悄悄向里面溜去,没走几步就听到那狱卒又走了回来,张弛赶紧靠在墙边躲了起来,那狱卒挑着灯笼左顾右看例行巡视,经过张弛身边的时候,张弛闪电般冲了出去,从后面捂住他的嘴巴,用力一拧,将狱卒的脖子拧断,然后将这厮拖到一边轻轻靠墙放下,张弛脱下狱卒的外衣,从他身上找到了几把钥匙。


    行刑过后,看客们迅速散去,三人回到那对老年夫妇的家里,正遇到兴冲冲跑回来的芝兰,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黄飞虹已经回来了,目前人已经回到了府中,独北峰也特地前往黄府去慰问。


    张弛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,虽然他和这位义姐感情不深,可也不想她不明不白的被重目人撕票,通过这件事来看,重目氏还是将信用的。只是有一点张弛想不透,他们为什么不早点放了黄飞虹,非要等到行刑之后才放人?眼睁睁看着十三条无辜的性命白白牺牲。
开心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la.Com 。Com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天降我才必有用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天降我才必有用的人也喜欢看

德必集团:上半年营收增长近15%迎城市更新政策春风东吴证券维持工程机械买入评级。2021年中报评:业绩快速增长,员工持股推动高质量发展汇龙新材线上发行最终中标率为0.01496%移动电源 买移动电源什么牌子好茂业百货 深圳罗湖东门步行街中的商城都是些什么档次的? 听说有茂业百货(较高档)... 金光华在步行街里吗?CES展会 美国除了ces外还有什么比较大的电子展信泰集团 深圳信泰光学有限公司创意农业 重庆高戈伍度创意农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?三条红线继续符合所有标准。融信中国(03301)中期归属于股东的利润达6.845亿元,合同销售额增长37%客户体验 什么是有效客户体验?如何度量?中国红十字会总会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评价木材加工 木材加工的发展前景